美少妇秋玲的淫乱生活

•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21 17:02 收藏

秋天的风总让人感到一丝伤痛,一棵枯木下站着一位脸庞丑恶的少年。


  “阿生回家吧!”


  阿生回过头去,看着长发飘逸的妇人。这妇人不是别人,正是阿生的母亲,名叫秋玲,今年四十岁。但岁月没在她的脸上留下一点痕迹,白玉般的皮肤与乌溜溜的大眼,胸部大如西瓜,再加上修长的腿,整体来说真是位美人儿。


  阿生今年十九岁,但满脸肉瘤结在一起,鼻口不分,眼睛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,因眼周围都被眼皮给遮住了。


  “阿生回家吧!天已黑了!”


  秋玲轻声的唤着自己心爱的儿子,但可听的出声音夹带着许多无奈与悲哀。


  “妈,为什 !!老天要如此对待我们家。十九年前那场大火,夺走了我们整个家族,剩下活的也只有我和你了。妈 这几年我活的好痛苦哦!我真的不想再这样活了。我的脸、我的身体,都已被这无情的大火烧成不像人样,每个人见了我就像见到鬼似的。”


  秋玲听了这番话更加的心痛。要不是那场大火,自己的儿子可能是天下少女倾心爱慕的对像。可能现在与死去的先生正高高兴兴为阿生讨论将来儿媳妇的条件。上天啊!!你又为何要如此的对待我们母子,我真希望那场火烧伤的是我,而不是我心爱的儿子呀!


  秋玲强忍着内心的生痛,对着阿生说∶


  “儿子,别想太多了,你能活下来,妈已经很满足了。妈活到现在也只为着你,林家的95火全系于你身上啊!不要让我无脸去见你死去的爹啊!儿子,你要坚强的活下去,为了我们林家,也为了我,妈不能失去你,没有你,妈活不下去了。你不要太在意外表,你的内在美比你的外在好的太多太多,一定会有欣赏你的女人儿。”


  “妈,你不要在自欺欺人了,这几年还没教训的够吗?哪有女人会喜欢我这张鬼脸。娶妻生子我看这辈子别想了,还是让我早早离开这伤痛的人间吧!”


  “阿生,你千万不要轻生啊!就算不为妈想,也要为你们林家想想。天已黑了,我们回家吧!不要再想了。”


  这可怜的母子并肩而行,正好一位农夫与他们对照而来,农夫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母子。阿生早已习惯常人如此看他,也不以为异。他们擦肩儿过,只听身后农人轻叹∶


  “仙女与恶鬼同行,真是奇也。”


  秋玲母子不加理会,加快脚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。


  走入一片林里,秋玲望着心爱儿子,在儿子的脸上可以看到他那悲伤的眼眸。对着儿子轻声说∶


  “阿生,你不要太在意别人如何看咱们,你一定要坚强喔!”


  阿生听了母亲这番话,内心突然一阵心痛,心想母亲比我更痛苦,她失去了丈夫,守寡十八年,儿子又被火烧伤成不成人样。在他有记忆以来,常常夜里听到母亲在房内偷哭。我应该坚强点,不该再让她受苦,我已经长大了,不该再让母亲挂心。顿时收起悲伤也燃起男性的气魄。


  “妈,你放心吧!我已经长大了,已不是从前爱哭的小阿生。”


  秋玲听了儿子这番话,感动的差点哭泣。想想十八年的苦熬,儿子真的长大了。


  笑着对儿子说∶


  “别说你长大,你永远是妈心目中的小阿生,妈的小心肝呢!”


  秋天夜总是让人可怕,他们母子正好走进阴暗的林里,四周暗的无法看到回途路线。再加上秋风乌嗡的吹着,秋玲有点胆怯,不由自主的抱着儿子。


  “阿生,好暗哦!我们好像迷路了耶!”


  煞时像个少女怕黑的模样。阿生左手搂抱着母亲说∶“妈,不要怕,只是天黑看不着路罢了。我们慢慢摸黑回家吧。”


  阿生笑着看着母亲,心想∶“还说我没长大,我看现在还敢说我是小阿生吗!”


  秋玲这时真的知道儿子已经长大。没想到今天因怕黑,依偎在儿子的身边。母子俩放慢脚步,慢慢的往回家的路上,正巧夜鸟飞过,秋玲吓的抱的更紧,她那大胸脯正好压着儿子的身上,好似快被挤出来似的。


  阿生正是冲动的青年时期,从没有过与女人身体接触过,顿时有股莫名的冲动,下面的阴茎突然胀了起来,虽隔着一件单薄衣服,也能感觉到母亲傥软的胸脯,内心有一股想性交的冲动。性欲冲淡了他的道德观,他曾经偷看过母亲洗澡,母亲那硕大的乳房、粉红的乳头,再加上那身材匀称白玉般的皮肤,他永远都不会忘记。曾多次幻想与母亲性交,不知有多少次手淫把精子射在母亲的内裤上。


  把母亲搂的更紧,为的只想把身体更贴紧母亲的胸脯,他们母子俩好像黏贴在一块。阿生已经不能再忍受了,他好想现在将火热的阴茎插进母亲的阴道。他曾看过母亲夜里在房间自慰,也看过母亲粉红的阴唇,她知道母亲守寡十八年从没性交过,常在夜里满足自己的需要。母亲需要男人没人比他更清楚,就连秋玲也没有比他清楚。


  心已定,何不现在强暴自己的母亲,或许她会在我身上得到满足!阿生打了定主意,决定对自己的母亲下手。他暗恋母亲已有多年,只是苦无机会行动,今天正是好时机。


  这时秋玲也感到儿子真的长大,在他身上可以感觉到男人的气息。十八年来从没再让人抱过,压抑十八年的性欲由燃而生,下体不知早已流出淫水,几乎吧内裤给弄湿。身体也不知觉的火热起来,原本白哲的脸突然红了起来,双手不由自主的抱的儿子更紧,她已迷失在男女情欲上。忽然道德感使她惊醒过来,不!他是我儿子,怎会有这种念头呢!


  阿生看着红着脸的母亲,那火红的双唇是那样的诱人,差点要亲了过去。


  “妈,你脸为什 红了呢!”阿生轻声的说。


  “阿生,没有啊!可能是害怕吧。”


  “妈害怕什 啊?有我在,你不用怕,我可是鬼看了都怕的人喔!”阿生开玩笑的说着,“妈,如果我这辈子都娶不到老婆,你就别怪我断了林家的香火。”


  母亲突然伤感起来。这不是没可能,而且非常有可能。


  “阿生你别胡说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妈担不起这责任。”


  “妈,如果真的是这样,我倒有一个方法可解决。”


  “阿生,什 方法,快说给妈听听。”


  “待会你就知道了。不过,你千万不可怪我,不可反对喔!”


  “什 方法啊?”


  “妈,你先答应我。”


  “好!我答应你。”


  正好他们母子俩走出了林子,月光也正好照映着回家的路。


  “妈,回家我再告诉你。”


  秋玲满肚子狐疑,慢慢走着回家。


  母子俩回了家后,简单的用完晚餐。


  “妈,我去洗澡了,晚点我再告诉你我的方法。”


  秋玲“哦”的一声表示!


  秋玲洗好澡,穿着透明的睡衣在梳妆抬前擦着保养液,心想着儿子刚说的方法,房门正好响起阿生进来吧!”


  阿生看到母亲透明的睡衣,可以看到黑色的胸罩与蕾丝的内裤。走到母亲的床边坐了起来,两眼看着大如西瓜的胸脯,修长的腿,肥大的屁股,使他阴茎立即硬了起来。母亲这时才忘了身上穿着透明的睡衣。


  “阿生,你先出去一下,我换好衣服再进来。”


  “妈,没关系,我又不是没看过,说不定待会就不用换了,我说完就走,不要费时。”


  母亲心想∶也对。坐在床上与儿子旁。


  “阿生,说,什 方法?”


  “妈,不是用说的,我用做的,你就会明白。”


  这时秋玲感到儿子变了另一个人似的,不像以前的阿生,使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阿生看着母亲獃望着他,突然抱着母亲强压母亲。


  “儿子你这是干什 啊!你怎 可以如此的无理。”


  秋玲挣扎不让儿子脱去睡衣,但已经太慢了。这时身体感到一丝冷意,知道睡衣已被儿子脱去,手抱着胸脯不让儿子脱去胸罩。阿生像疯狂的野兽,不停的撕破母亲的胸罩,看到硕大的乳房使他更加疯狂,伸出双手把母亲的手拉开,顿时看到那粉红色的乳头,不由自主的像小孩吸奶一样吸着母亲的乳房。母亲因挣扎乳房不停的晃动,不时还打在脸上。


  “儿子快停啊,你疯了啊 我是 ”


  正要说时,感觉儿子轻咬着自己的乳头。啊 十八年了 整整十八年没这种感觉,自己好像被电一般,一股舒服的电流流向她的脑海 脑筋一片空白,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仰成一弓字形。


  “ 啊 儿子快停,你不可以这样 这是乱伦。”


  秋玲被儿子吸食乳头,燃起多年压抑的性欲,但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铸错,在理智与性欲中做最后的挣扎。阿生看到母亲双手不再挣扎,两手搓揉母亲的乳房,嘴巴不停吸着乳头,有时轻咬,每咬一下,可听到母亲轻声的“哼”一下“ 儿子 不 可以 我们不能这样 ”


  “妈,你要林家绝后吗?”


  “ 啊 这就是你说的方法吗?”


  秋玲已经知道没退路可选,想到自己的悲哀儿子的烧伤,也只能怪老天弄人。为了儿子,为了林家的95火,她再次为林家担起传95火的责任。


  阿生边吻边说∶“妈,我们一起为林家传95火吧!”


  阿生慢慢由胸部吻到颈子,再轻吻着母亲的耳朵,不时还在耳边吹气,好刺激母亲的性欲。秋玲这时听了儿子这番话,已屈服儿子,接下来只想更快得到十八年来舒解。


  “好吧!!儿子,妈给你,这样也可让你们林家有后。”


  阿生听了更加兴奋,本以为用强的,现在可以大大方方与母亲做爱。阿生飞快的把身上的衣裤脱去,阴茎不时的跳了出来。秋玲看到儿子的肉棒跟人不同,且又长的吓人,大就不用说了。阿生因被火烧伤,阴茎也被烧成不成人样,龟头长的像小释迦,一粒粒的小肉瘤长满整个龟头。阴茎更是夸张,不但肉瘤长满,而且还是螺旋状的直升。阿生看着母亲獃望着自己的肉棒,知道母亲被自己丑陋的肉棒给吓阻了。秋玲失声的“啊”了一声。


  “ 这 这 会插死人的 ”


  阿生已经欲火难忍,压在自己母亲的身上,不停的狂吻。母子俩相拥在一起,母亲主动吻着儿子,不时还把舌头身进儿子的嘴巴。秋玲也陷入疯狂的境界,淫水湿透了整件内裤。


  “妈,我好爱你,今天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。”


  阿生慢慢的往下吻去,脱去母亲湿透的内裤,将母亲的双腿打开。


  “妈,我要吻你的阴唇。”


  秋玲“嗯”了一声表示说好。阿生舔着母亲的阴唇。母亲阴道内不时流出水了,把阿生的脸都给弄湿。还不时将舌头伸到阴道里。


  “ 嗯 儿子 妈好舒服哦 喔 嗯 ”


  听到母亲的呻吟,阿生更加的卖力,想让母亲更舒服,舌头还不时在阴核与阴唇间来回。


  “嗯 好儿子 快 妈不 行了 啊 ”


  秋玲抓住儿子的头,不停的把儿子的头向自己的下体压,屁股也不停的扭转,好让儿子更深入。


  “嗯 嗯 我 的好 儿 子 妈 不行了 ”


  一股电流从下体传到大脑,弓起了身。


  “ 啊 来 了 ”


  十八年来第一次的高潮,竟在儿子舌头下得到。阿生感到一股热水往自己的脸上喷射出,整脸都是母亲的淫水,好像在洗脸,知道母亲已经得到了高潮。看着母亲满足呻吟,内心说不出有多快乐。


  “阿生,来,换妈帮你服务”


  阿生躺平在床上,看到母亲赤裸着身子,肉棒早已快胀破了。母亲握住儿子粗长的肉棒,上下套弄。因儿子的龟头太大,嘴巴无法吞食,只好在肉棒边缘亲吻。


  “ 嗯 儿子 你的好大 嗯 妈这次可能没命 ”


  “妈,别说,我会让你得到别人没有的快感。”


  妈妈不停的套弄,吃了将近一小时,还没让儿子射精,这使她非常惊讶。阿生因被火烧伤表皮,没像正常来的敏感。阿生再也忍不住,把母亲翻过来,压在母亲的身上,把母亲的双腿打开,肉棒不停的在母亲的阴唇来回搓揉。因第一次插穴,找不到母亲的阴道口,抱着母亲心急的叫着∶


  “妈 我找不到。”


  秋玲知道儿子插穴门外汉,自己也被儿子搓揉的难已在压抑,下体也淫痒难忍,肉棒在母亲的阴唇不停的来回,淫水也不停的流出。短短几分钟,淫水沾湿了阿生整个肉棒,连母亲的阴毛也湿,母亲的下体更加的湿滑。


  “我的小阿生,你把妈磨的快受不了。”


  “妈,我真的找不到入口,帮我好不好?”


  “儿子,现在还不行,你快起来,我们到祖先牌位前先拜一下,希望林家列祖列宗能保佑妈这次得子,好让林家有后。”


  “好吧!妈,我们可要赤裸着身去哦!”


  “这样不可以,这太污辱林家祖先了。”


  “妈,祖先不会怪我们,我要让我的祖先看我完成继承95火。”


  母子俩赤裸的身跪拜林家祖先。秋玲看着祖先牌位。